888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宅的海上从军日记

九十八-先声夺人

    九十八先声夺人

    鸣哇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灾厄兽」呢。

    不要分心。还有是放心吧,照夜。我会待在妳身旁的,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吧!

    虽然从遇到开始已经这样觉得,不过实际站在前方真是可怕呢。清吟,要是这次能够活着回去的话,俺们结婚吧?

    闭嘴。大敌当前,你在开什么玩笑?不是如果能活着回去,而是必定要活着回去!做得到的话我考虑一下你刚才的提案吧。

    全军听令,我们必须坚守住这道防线,不能让那些异型生物坏过雷池一步!

    洛蕾特师长,我发现到目标了。待会我稍微离开一下岗位这边交给你和若溪姐喽。

    扯淡。只有你一个人的话,冲进去之后是不想活着回来了吗?我们一起吧,这是姐姐的命令!

    即使扣除了四百的数量,「灾厄兽」的军势依然惊人。

    空缺的位置瞬间被后方像潮水一般涌来的生力军填补。野兽的咆吼宛若雷鸣,于海峡到岛屿陆地之间回荡着。

    事到如今,无论是后方的箭雨还是猛兽的怒吼都已经沦为背景。

    面对有如怒涛一样向己方席卷过来的「灾厄兽」军团,负责维持防线的十位师长和姬月华两人反应不一。尽管如此,十二位担当指挥官的高层成员依旧存在着一个共通点于刚才那一瞬间之,彼此都已经切换到战斗的状态。

    以直属八云梓的第一师卫队和洛蕾特罗依德的第二师为首,十个师队的成员基本不会离开岗位。易言之,这是一场阵地防守战。

    于「灾厄兽」的军势单方面地缩短距离下,作为先锋部队的异型生物很快越过了八云梓等人的箭雨,随即,与坚守防线的十个师队爆发了冲突。

    在那之前。

    花开自有花落之时下地狱吧!作为黄泉的饯别礼,让我来给你们华丽的花葬好了!

    起任何人都更快地,立花雪乃展开了她的樱花之刃。

    排除掉姬月华和若溪宛不提,于负责维持防线的十位师长之,立花雪乃对「神喻能量」和「属性武器」的掌控向来都排在首位。这也是她当初之所以能跟萧别离打成平手的原因。

    如果说近战武器的造诣,累积起来的战斗经验,她可能暂时还及不风清吟﹑花倚醉等人,被若溪宛后来居的她,现在于十三师长之是排在第七﹑第八这种游的地方。

    但是,不能忘记的是,排除掉若溪宛和姬月华不算,立花雪乃起风清吟等人有着一个压倒性的有利条件那是年轻的优势。

    以仅仅二十三岁之龄已经追了前辈们的脚步。事实证明,孔赐仁的眼光是没有错的。可以预见到,只要再给她两至三年的时间,立花雪乃必定能挤进军部十三师的前四强之。

    退一百步来说。即使忽略她的潜力不提现在的她,仍然是十位师长之具有最大杀伤范围「神喻技能」的人。

    此刻,随着立花雪乃将樱色的刀刃举起,过千片的花瓣于刀尖的位置生成并于空汇聚,很快便构成了三片巨大的樱花之刃,

    卷动起来的花瓣,每一块都有着不亚于利刃的锋利。由过千片的花瓣组成的刀刃,光是打出去能将面前的敌人切成肉酱。而将它以纯度极高的「神喻能量」进一步地加工,在立花雪乃的意识操纵下射出去的话,立时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

    于天空突然出现了巨大的樱花之刃凝视着这个凭空出现的异象,那些位于第五师对面,站立在最前方的「灾厄兽」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已经大难临头。无论是战意还是怒吼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牠们只是惊愕地站在原地,听凭生物那恐惧的本能动弹不得而立花雪乃则是挥下了手的刀刃。

    下一瞬间,樱色的花瓣化成巨浪反过来席卷了站在最前列的异型生物。

    牠们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被给予,已经被切成了肉酱。无论是arank的「高等灾厄兽」还是erank级的杂鱼在死神之镰面前都是一视同仁。唯一的救赎,大概是连痛苦也只有一瞬间吧?

    樱花的巨浪在眨眼间便吞噬了三百只以的异型生物在目睹自己的杰作的同时,立花雪乃熟练地将一支回复「神喻能量」的和体力的药水灌进了嘴。

    如此般的异变,使不少「灾厄兽」的先锋部队停下了脚步。

    并不是说在减少了七百只同胞后,牠们便萌生出惧意,而是,现在的状况已经很明显。

    面对着屹立在第五师面前的立花雪乃,只凭牠们这个层次的家伙是肯定不够看的。那是类似于生物对求生的本能。尽管如此,因为收到的命令是不顾一切地淹没这里,吃掉所有能动的活物这个可以舍弃的一切里,包括了牠们自己的命。

    于并不具备觉悟和信仰的异型生物而言,到底应该遵守求生的本能还是遵守命令似乎是一个难题。由于没有办法在剎那间作出抉择,自然而然地,牠们当有不少停下了脚步。

    然而

    呀!第五师师长已经摧毁了牠们的士气,杀光这些该死的畜生!军部十三师必胜!

    吼吼吼啊啊啊啊啊

    停下来的,只有站在最前方,约略二﹑三百只的「灾厄兽」。

    牠们前方的肯尼斯﹑萧别离等人,抱着棒打落水狗,落井要下石的原则,毫不犹豫地对牠们发起了猛攻。

    在后方的其他「灾厄兽」,因为视线被牠们的身躯挡住了,没有目击立花雪乃刚才那描绘了血腥和暴力的一击,自然地,也不存在着恐惧。

    夹在两支前进的军队间,牠们这样地成为了旁观者,然后于刀刃与同伴的践踏之下化成了肉泥。

    htmlbook3131652indexhtml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