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1439.第1439章 我找到你们了

    这人那么安静的坐着,手里持着一副卷轴画,端详的仔细。

    官家虽然没有什么能耐,总归是人手不少,让他们帮忙找人这步棋倒是对了。嘿嘿,省力。光头冷冷的笑了一声,却像是乌鸦的嗓子一样带着刺儿。承公子,外带一个护卫是吗?

    等着,我找到你们了。

    襄城最高政治心,刺史府邸。

    镜头步入,在一片恢宏的广场空地,几百号制式衣衫的官差们密密麻麻的跪着,领头的正是牟捕头。在这些跪着的人的周遭一圈,持着棍棒的差役如同时忠实的守门神似的坚定不移的站着。很难以想象,这么多人的地界,愣是没有一人说道半枚字句。场子静悄悄的,安静的甚至是偶尔入耳的呼吸听去也是刻意的压抑着似的仅有斯斯声。

    好压抑,好闷,有些喘不气来。

    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阴霾狠狠的占据了天空的每一片领地。那么厚实而又沉重的云彩,阴暗的视线根本无法穿透的光泽,那么一点一点的降低降低再降低,让你忍不住的担心:会不会有那么一个时刻,这天跟被锯断了根部的大树似的轰然的倒塌下来。

    又像是不知道第几次的冰河期的到来,以悄无声息的步履带走了世所有的生灵体内的温度,而徒留下一座座冰凉的一动不动的雕塑。好的坏的,富贵的贫穷的,强大的卑微的,无数的或许根本没有联系的彼此纵横交错的缠绕在了一起,最终的结果却是化作永恒的定格。

    恍惚的时空错位,走进了一片偏僻的看不到一点点的人烟的原始森林里面,四周都是不知名的参天古木和蛇一样的扭曲着身躯的藤蔓的纠葛交错。不知道属于谁的枝丫张牙舞爪的参天,俨然的是要遮天蔽日似的,将这里给缭绕的仿佛是单独的隔绝开来的世界。一片森罗万象,一片群魔乱舞,好像哪里都藏着些什么可怖的不可招惹的危险存在,好像随时的便是会攒出什么来,然而将你给一口狠狠的吞下了肚子,或者是如同五步眼镜蛇似的,只消稍稍的针扎似的疼了一口,尔后便会瞬间的另你的身体机能如同过时而败了的花朵似的枯萎。

    吱呀,

    牟捕头面前的门扉缓缓的开启,不知道是不是耳朵的错觉的缘故,连着细微的窸窣听去都是如同患病了而痛苦的呼唤。门里走出来一人,正统的官服龟鹤图灵,个线条夹杂几缕黄金的丝线,倒是气派的紧的。

    哼,小牟,你倒是还知道回来呢。

    小的参见刘大人,大人息怒,小的姗姗来迟。

    记得曾经跟你说过吧,黎明之前回来,瞧瞧,现在都是什么时辰了?这人正是襄城刺史刘大人,这几州府之地的最高统治者。布满了枯树皮似的褶皱的手掌缓缓的抬起至于额头高度,五指缓缓的张开,森森的影子如同冬虫夏草一般的透着扭曲和怪异。而在那几行缝隙,偏偏的又是刺眼的无法用眼睛直面的金灿灿一片。

    透着灼热,带着不容直面的辉煌,它如同天生的君主一样,向着所有人炫耀着它不可的撼动的至高。

    太阳很大了,挂的很高了,这样的景象可绝对的不是黎明该有的。你是捕快隶属兵部,当是知晓在军队之,不听命令的后果是什么。

    小牟啊,你这次犯的过错,怕是本官也救不了你。

    呲大人息怒,大人且慢。小的的确的是来的迟了,然而却是当真的为了办事为了办案而已。牟捕头瑟缩了下脖子,身子压的越发的低了。顺着自由落体而下垂的青丝之间的缝隙,仔细的观察甚至是能够发现豆粒大小的汗珠。

    解释,不用了。

    不,大人,这不是解释。小的这一趟的延误,其实是为了真正的解脱。大人,如果小的说,小的已经知道了丢失的饷银的去处,甚至是还知道了是谁抢夺了饷银呢?

    恩?

    大人,这一个消息想要您是会感兴趣的吧?用着它,想来您也是可以向着州府里头交差了吧?

    你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事情是这样子,牟捕头打开了话匣子,好一番的絮叨。大人,小的这一趟的耽搁是为了这事儿。

    哦,如此,饷银是知道了出处,然而具体的去了哪里倒是不确定吗?

    十多天的路程,又是早有准备,这足够支撑他们去这天下大部分地方,人间蒸发不至于,只是,难找。

    刘师爷。

    叔,我在。

    混账东西,在外人面前不是说了,叫本官大人吗?什么叔叔侄子的,被人听到是会有人说闲话的。

    叔叔教训的是,侄子记下了。

    叔叔,您放心,这事情我一定记着的。

    哎呀,你呀你,去,发布协助通知,向着花月各州府求助,请求海布葛叔一行人,务必要把饷银给找回来。同时,告朝廷,请朝廷方面出面主持公道。

    好嘞,小事。只是叔叔,侄子有

    叫大人,或者刘大人也可以。刺史刘不厌其烦的重复着,然而某人的嘴巴倒是似乎是叫的顺儿了的,提醒警告之类云云,好像并没有起到半分的作用。

    是,叔刘大人,小的有一事不明,十多天了,现在去找未免的太过的大海捞针。

    这不是有没有结果的问题,这是态度的问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本官有必要对级以及天下做出一个态度一个样子,让他们知道本官的决心和付出。否则,怕是这顶乌纱帽可是值不了这案子。

    刘大人英明,小的知道如何操作了。

    大人,另外,这窃贼的身份也是确定了,或许是有同伙,可是至少寻到了当的一枚。来人,画像。眼见得刘师爷殷切,牟捕头自然的也是不肯落后了旁人。

    哦?是这人?

    htmlbook4040365indexhtml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