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言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工程师

第七百零五章 冷静

    第七百零五章 冷静

    十一月二十九,天津国公府,李植在听郑晖的报告。

    郑晖在日照抓住了偷运假钞的奸人后,立即开始了审问。被抓的青皮无赖众口一词,都供出了阮大铖是这次假钞事件的罪魁祸首。

    郑晖感觉这个情报十分重要,快马加鞭从济南赶到了天津,把审问出来的结果汇报给了李植。

    李植皱紧了眉头,没有说话。

    李兴坐在一边听了半天,忍不住骂道:阮大铖无耻小人,当初带着庐州府的士绅藏匿地址投奔我们,削尖了脑袋想在我们这里谋个一官半职。结果在我们这里没有得到官位,立即又去投靠史可法,更阴谋攻击我们的货币体系。

    李老四沉吟说道:这次攻击我们的货币体系,阮大铖是处心积虑,下手又狠又准。要不是国公爷当机立断及时承认假币,替百姓承担了全部损失,恐怕天津和山东的货币系统已经崩溃了,甚至银行都要全部关门。

    李老四说道:东家,这个阮大铖罪孽深重,我们一定不能轻饶!

    钟峰哈哈大笑,说道:诸位不需要担心,只要军长一声令下,我钟峰带五千骑兵快速南下,保证一个月之内攻下安庆府。

    李兴啐道:钟师长,恐怕你的骑兵一出山东,那边江南的士人全知道了。到时候阮大铖带着银子和印刷器材南逃,你别说抓住阮大铖,连阮家的一根毛都抓不到。

    钟峰啐道:我固然抓不住阮大铖,你李兴又有办法?

    李兴说道:我没有办法,但大哥自然有办法。

    郑开成岔开了钟峰和李兴的斗嘴,拱手说道:国公爷,这个阮大铖当真是反复小人。幸亏国公爷当初看穿了此人的嘴脸,否则让这样的人混进我们的官员队伍,每日钻营谋划,说不定要给我们整个系统带来一场大祸。

    众人听了郑开成的话,都是一片唏嘘。这阮大铖这么会钻营,手没有一点天津的情报都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逼得四省一镇的人焦头烂额一个月。如果让这样的人混进天津的官场来,让他深入了解天津和山东的虚实,那说不定要造成假钞严重百倍的灾祸。

    郑晖赶紧拍李植的马屁,站起来说道:国公爷高瞻远瞩,目光如炬,下官佩服!

    洪承畴也站了起来,唱道:国公爷英明!

    李兴等人见大家都拍起李植的马屁,也赶紧站起来说道:大哥英明!

    东家睿智!

    李植没有回应众人的恭维,他直视着国公府三殿的巍峨大门,冷冷说道:阮大铖反复小人,斗胆攻击我天津的金融系统,差点引起四省一镇的大混乱,罪不可赦。

    李老四!

    末将在!

    李植大手一挥,说道:我命你选出一百名精锐人马准备南下。我给你五十枚火箭弹,我要你炸死所有印刷假币的人员。

    末将领命!

    阮大铖阴险狡诈首鼠两端,不可不除。此人不杀,世人不知道我李植的手段。李老四,我再给你两百枚火箭弹,我要你杀灭阮大铖一家满门,一个人都不可以放过!

    李老四大声说道:喏!

    众人听到李植杀气腾腾的话,都感觉气氛有些肃杀,一时竟没有人敢说话。

    李植看了看众人,便要起身离开了,却听到吉林巡抚李道一拍大腿说道:可惜啊!可惜!

    李兴赶紧问道:可惜什么?

    李道摇头说道:可惜阮大铖一代才子,才名震动大江南北,为了名利钻营一世,最后竟是这样的下场。

    十二月初十的安庆府,虎贲军连长张宇带着二十个虎贲军大兵爬在两座客栈的屋顶,手各自举着津国公新造的火箭筒。

    这是两座连在一起的客栈,连屋顶都是连在一起的。不过有一间高一些,另外一间低一些。

    从客栈的屋顶可以爬到旁边一个民居的屋顶去,然后跳下民居能钻入一个偏僻的巷子,撤退很容易。

    此时已经是晚七八点的时候,安庆府的夜空一片黑暗。这个时代没有明亮的电灯,路更没有路灯,一到了晚漆黑一片,没人注意到这两间客栈屋顶站着二十多个人。

    张宇要端掉阮大铖的假钞印刷窝点。

    十一月底,阮大铖贼心不死用渔船偷运假钞入山东,被严令各地加强戒备的津国公抓了个正着。李植命令天津总兵李老四负责杀灭制造假钞的奸人。李老四反复选择,最后选了李植的前亲卫排长张宇。

    张宇这个人沉着冷静,适合执行这种暗杀性质的任务。

    在韩金信的密卫帮助下,张宇一进入安庆府城找出了假钞的印刷地点那是在城市西边的一个小院子,前后两进。前面一进被阮大铖伪造成染衣作坊,堆积着各种印染材料。后面一进的五间屋子则是假钞工厂。

    张宇侦探了两天,发现这阮大铖极为贪婪。虽然目前没有渠道继续向天津和山东输送假钱,但他仍然让假钞工厂夜以继日地开工印刷,每天都忙到子时才停下机器。

    显然,阮大铖准备继续用假钞从李植麾下四省一镇骗财货。

    那些印刷假钞的工人也不知道收了阮大铖多少银子,每天干到半夜也不觉得累。张宇在假钞工厂的旁边找到了两家双层客栈,在客栈屋顶观察了两天,发现每天晚那假钞工厂都点起好多蜡烛灯笼。

    为了印好假钞不除弊漏,那工厂各间屋子到了晚是灯火通明,正是张宇发起攻击的最好时段。

    所以张宇选择了今天晚动手。

    张宇正在最后一次观察前面的假钞工厂,突然听到瓦片下面传来客栈掌柜的声音。

    这屋顶怎么不停有脚步声,莫非是来贼了?黄二,你去看看。

    听到这句声音,屋顶的士兵们脸色一变,齐齐看向了张宇。

    士兵们现在是在士绅控制的安庆府执行任务,藏在屋顶发难。若失被人看见被报到安庆府巡检那里去,说不定要被士绅们抓起来打死。

    逃跑也不是一个好选项,友军今天在别的地方也会发难,明天安庆府会满城风雨,到时候再动手难加难了。

    张宇眉头一皱,举起食指向士兵们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然后他从身后一摸摸出一把匕首出来,站在屋顶等着爬来的客栈老板和伙计。

    皎洁的月光下,张宇手的那把匕首闪着寒光,越发显得锋利。

    然而楼下的小厮却不愿意爬屋顶。

    掌柜的你耳朵不好啊!哪里有什么声音?你莫要无事差遣我。你若是觉得有贼,自己爬去哩!

    不等客栈老板说话,那小厮三步并两步走下了楼,脚步声消失在转角处。

    那客栈老板五十多岁了,走路都慢吞吞的,哪里会爬到屋顶来?听到客栈小厮的话,屋顶的虎贲军士兵们对视了一眼,一个个长舒了一口气。

    htmlbook3737707indexhtml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本章节